方向歸零

關於部落格
  • 66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論連宋訪中

國內很多统派或反獨派的根本問題就在於無法,或說不願意正視當前中台關係一個根本的格局,就是台灣的未來在中國方面是不容許被討論的,不容許任何異議的.雙 方的問題不在於歧見,而在於一方根本不認同對方有擁有歧見的權利.談判之所以無法進行,也不在於歧見,而是一方根本不承認另一方有談判的資格.在這情況 下,任何的異議都變成一種挑釁,面對一個不容許意義的政權,不挑釁的唯一方法就是附和或漠視.趙剛等人做的事,就是透過反面將台灣獨立的主張扣上冷戰或是 挑釁的大帽子時,事實上就等於同時肯定了中國壓制異議的行為.如果異議被定位為挑釁的話,自然就意味壓抑意義的一方其實是具壓制的正當性的.

正是在這樣的基礎上我們才得以理解為什麼號稱左派的趙剛張釗維,號稱自由主義的鄭鴻生,以及號稱保守主義的石之瑜寫出來的文章v修辭會那麼像.如果說左派 和保守主義,以及自由主義的真正差別在於對政治正當性的不同看法,那麼當前中台關係的基本格局就在於除了飛彈這個既成事實外,不被允許進行任何關於正當性 的辯論.如果不願意批判這個一開始就不容許就政治正當性作辯論的體制,甚至用拐彎的方式替這個體制漂白,那麼所有的立場都沒有存在的意義.所以號稱左派的 趙剛文章裡看不到中國的階級平等,號稱保守主義的石之瑜文章裡看不到中國的傳統價值, 而號稱自由主義的錢永祥,鄭鴻生的文章裡看不到中國的言論自由.唯一的共通的變成反台獨,並擴及到反對主張台獨的權力.

正是在這個問題的退縮,使得這些台灣的統派的言論裡反而看不到中國.因為所有關於正當性的討論,都只能侷限到容許討論正當性的台灣.所有在台灣這個體制下 得以發表的批判, 也就只能在台灣政治的格局裡討論.所以矛盾層出不窮,要求台灣不要過度堅持自己的主權,卻對釣魚台這個無人島的主權意外的重視(張釗維),台灣防禦性公投 是好戰文化,中國的飛彈文化卻不是(趙剛).平時以自由主義來反對民族主義,提到林義夫時卻高聲疾呼"大家同是一個民族沒有太多仇恨,應該網開一面"(鄭 鴻生).追根究底,都出在不願意正面批判或檢討這個飛彈體制.如此ㄧ來,所有立場都可以化約成飛彈的立場,也只能化約程飛彈的立場. 政治正當性一開始就會被排除出所有議程.這正是今天中台關係的寫照.也是台灣許多掛著不同路數卻殊途同歸的學者的寫照.

任何的政治立場,只有從對飛彈這種暴力解決異議的方式的反對和抗議開始,否則的話,就是默認了地緣政治上的權力關係是主導政治體制的唯一法則,我們唯一要唸的,或許只剩下蘭德公司的報告.事實上,在對兩岸關係的討論上,也已經接近這個景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