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歸零

關於部落格
  • 66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為什麼沒有人記得殷海光

海光,或說自由主義,正處戰後台灣在於統 /獨和自由主義的微妙關係.在當代的主要論述結構下,殷海光在台灣的定位處在一個尷尬的位置,殷海光本人和他的主要門生們,所承繼的主要是五四以後中國知 識份子要求民主和科學的思潮.儘管在思想的內容上援引海耶克和邏輯實徵論,一個隱而不顯的思想基調卻是現代中國何處去.

歷史的弔詭之處洽洽在於,戰後台灣真正對於自由民主的運動,卻是藉著"人民有主張台灣獨立自由"取得政治上的動力.不健忘的人應該都記得,包括鄭南榕所堅 持的"百分之百言論自由,"是刊登台灣共和國憲法的自由.轟動一時的許曹德和蔡有全案,也是已"人民有主張台灣獨立自由"為核心.九零年代言論自由最關鍵 的 "廢除刑法一百條",環繞在背後也是人民有主張台灣獨立自由這樣的基調.反抗外來政權成了推動民主的基調之一. 反而是所謂五四傳統的論述,儘管一度主導了學院青年的關懷,卻從未在政治上取得真正的動力

由於言論自由運動由統到獨的換軌,殷海光就處在一個尷尬的位置.在獨派的論述中,反抗外來政權是戰後民主運動的基調,儘管會對殷海光雷震表示一定尊崇,但 卻很難定位他所身處的五四傳統.而就受五四傳統啟迪的,幾乎道現在很難面對言論自由在獨立運動下完成的事實.老一輩的學者如林毓生張灝等,儘管推崇民主自 由,也未幫執政者幫腔,但在台灣民主化運動過程中卻沉默了下來.年輕一輩如陳光興趙剛錢永祥南方朔,儘管有參予到民主化運動,卻也不斷希望去證明1980 年代以來的本土化不是真正自由主義,不是真正民主化,或過去沒有真正差別.這個傾向在這幾年更趨強化.

這兩種立場都有他的盲點.就獨派的論述來說,忽略至少在八零年代,甚至九零年代中葉以前獨立思想未必是反抗論述的主軸.就五四派來說,批判當今執政當局是 一回事,可是拒絕去承認台灣言論自由和基本政治形式民主的價值是另外一回事.這個論述當然忽略了如果沒有獨立運動從台灣社會取的的重大動能,光靠"五四傳 統" 是不可能推動言論自由跟民主化,自由主義將只會停留在知識份子中的清談.更重要的是,假如現今台灣被打成與八零年代以前獨裁沒什麼兩樣,我們更無從理解起 殷海光到底堅持什麼,到底被什麼迫害,那麼又如何能理解殷海光在那時代的價值?這一點上,殷海光的諸多門生或許也得負一些責任.

反思殷海光在台灣的影響,恰恰是要超越這兩種因為現今政治對抗所產生的立場,回到196,70年那個"幽暗時刻",那個很多意識都ㄧ切都被壓制,各種意識 都還很朦朧的時刻,殷海光在那時刻塑造很多年輕人對政治改革的想像.在當時自由中國和文星是關心時局讀書人必讀雜誌的時刻.這些讀者中,很多到後來成為黨 外到民進黨的要角,或者也在社會的各角落成為民主化的重要推力.我在大同工會的訪談中,就遇到工會幹部是以自由中國作為政治啟蒙的.

殷海光對現今台灣的最大啟發,或許是深邃的思考如何可能跨越對立的表象,構成歷史重要的動力.這也是在看似迷亂的時局中,一個值得努力的方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