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歸零

關於部落格
  • 66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反思美國學術社群

美國學術社群最重要的制度就是同行審查.特別在極重視發表的情況下,年輕學者面臨很明顯的"選邊"的壓力.也就是說,一但進入研究的階段,學者所面臨的不 只是廣泛次領域選擇問題(例如,組織社會學),更是具體的學派與學術問題的選擇(例,制度論,網絡論).原因很簡單,如果你的作品沒辦法找到很明顯的"同 行 ",那麼被拒絕,或是重要性被低估的可能性就越大.因此,美國所謂跨學科研究,往往是形成另一個小型的學術社群,而不是真正的學科之間廣泛地交流與互動.
這個情況造成最大的問題,就是在很多議題上累積知識的困難.各個分支各唱各個調,同一個現象面臨完全無法溝通整合的不同解釋,甚至同一個術語有非常不一樣 的應用.舉個例來說,文化批判理論很喜歡談政治,但是他和政治系中的政治理論很少有意義的交流.同樣的,社會學和政治學都時興制度論,但兩者有非常不一樣 對制度論的定義與分類.許多在別的學科被當成洞見的知識,在類似議題其他學科的研究中常常被忽略.舉例來講,以社會運動研究來說,社會學,政治學,人類學 都涉足其中,但是很多論點常常重複地在不同學門中被提出.人類學早已著重在諸如社運中的情感論述等議題,而社會學直到最近才向發現新大陸一樣注意到這個問 題.而已制度研究來講,社會學談了二十年的擴散,同型化以及組織正當性的問題,到最近幾年才被政治學引入.這類例子不勝枚舉.

在這情況下,很大的問題就是研究的重複與缺少對話.對話往往侷限在自己學科內次次領域之內,由於次次領域社群內的共識極高,很容易導致普遍的現象是學者之 間的互相不理解.原因或許就在於,一開始所對話對象都是所受訓練部落的成員,而不是其他部落的成員.這種高度同質化社群的傾向,常常扼殺了對一些議題更深 度討論的可能.

前幾期的台灣社會學中,曾嬿芬教授到事提出了一個有趣的觀察.就是在注重發表之下,學者慢慢變成一種只寫不讀的行業.不讀並不是真的不讀書,而是不再廣泛 地閱讀別人的研究,台灣的學界在越來越制度化的同時,或許得小心避免這個問題.美國的學界夠龐大,足以支撐這樣的部落化的社群,我想台灣的學界應該沒有這 個條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