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歸零

關於部落格
  • 66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馬英九現象

ㄧ個常見的看法是馬告別過去時代的地方是他的權力基礎幾乎跳開既有的黨機器,不論是他的幕僚,或是他現在動員出來的一批選民、志工。問題就是他作為黨主席後,是會能改造國民黨的體質,還是會被既有的體制和結構吞噬。

我是非常懷疑"馬英九的動員模式跳開既有黨機器"這個命題.在我看來,這個命題比較是擁馬媒體所營造出來的假象而不是真實.這個命題預設了兩件事.第一,國民黨的"傳統運作模式"只包含地方派系.第二,馬英九的動員是依賴志工以及中間選民.這兩個命題都有很明顯的盲點.

首先,國民黨黨機器絕不只有農會水利會地方派系等,也包含了從軍公警教眷村等體系特種黨部所延伸出來的政治動員體系.這兩者都長期是支持國民黨政權的堅實力量,國民黨也在歷屆選舉中不斷操練這兩股政治力量.近年來的差別主要在於前者是向泛綠搖擺的,後者意識形態的忠誠度遠比前者為高,搖擺的對象是意識型態更強硬的親民黨或新黨,這也才是挺馬的大宗.簡單來說,當政局從之前前的混沌走向藍綠對抗,前者在藍綠競爭中成為待價而沽的"中間選民",而逐漸脫離國民黨體系,後者重歸國民黨成為最堅實的支持力量.可能成為王金平基盤的地方派系力量大量倒向泛綠或轉變成無黨籍以待價而沽,才是王金平基盤萎縮的基本原因.

泛藍地方勢力的鬆動幾乎是不間斷的,甚至與泛藍泛綠政治消長,乃至選區中的藍綠選票分布都沒有太大關係,幾乎是個全國性的現象,比較反應泛藍地方政客希望在藍綠均勢對抗格局下獲取最大利益的計算.嘉義林派陳明文帶槍投靠之際幾乎是民進黨執政聲望的最低點,台中縣紅黑派在總統大選中都有人倒戈,到泛藍大本營的客家選區,苗栗的傅綠合(加入民進黨的邱炳坤甚至是馬英九後援會會長),以及新竹邱鏡淳脫黨並ㄧ度試圖與民進黨合作,再到台東親民黨徐慶元在立委選舉與民進黨合作,甚至在民進黨得票率個位數的原住民選區,陳建年也選擇跟泛綠靠攏,都顯示出泛藍地方勢力希望透過中立化來在藍綠間獲取最大政治利益.王金平的潰敗,與其說是地方勢力的式微,不如說是地方勢力淡出國民黨.在這個藍綠不確定的選局中,參與國民黨運作遠不如旁觀待價而沽來的有利.

當這些地方勢力淡出國民黨運作之際,特種黨部所延伸出來的政治勢力,就從橘營回歸成為黨員結構的中間了.當媒體集中精神在分析黃復興的影響力時,卻忽略了黃復興之外的公教警以及所延伸的政治勢力.這些政治勢力並不能說不是"國民黨的傳統黨機器.甚至他們才是純度最高的黨機器.所以從這角度來看,馬英九跳脫黨機器這個命題是建立在一個對國民黨黨機器過度窄化的認知上

第二個命題是馬英九的當選主要是依賴志工等等自發性政治力量.這點在我看來也是個神話.很簡單,有志工是一回事,誰真正操盤又是另外一回事.幫馬英九操盤的詹春柏,以及何鴻榮,本身都是長期浸在黨務政務中的運作高手,擁馬的陳杰,許舒博,也很難說不熟悉傳統黨機器運作.

讓我進ㄧ步說,馬英九的動員模式一點都不新.主要沿著兩個主軸,第一個是軍公警教體系延伸出來的政治力量,第二則是從蔣經國宋楚瑜以降我稱之為"養望模式"所累積的政治支持(更敖口一點的說,整個國民黨文化霸權).這些"養望"的模式起步是在校園.透過不斷在校園中的巡迴演講,以及救國團等外圍組織的活動中露臉,再配合上"公益團體"的演講,在高教育程度青年中累積聲望.同時也建立了象徵權力.
 
說這個模式一點都不新,並不是從一個批判的高度來看,而是從實然的歷史發展來看.期待馬英九,懷念蔣經國,推崇王建宣為聖人,倒其實是同一個系譜,這個系譜在台灣政治版圖裡的力量並沒有斷過,一個政治象徵權力的高地的延續與傳承.馬英九的青年志工,與當年參加救國團的青年,中間的傳承是耐人尋味的.尤其是救國團在很長的時間裡,幾乎壟斷了一般青年的公共參與.對媒體有興趣的,第一個參加的不外乎救國團的編採營.這些人也大概都是今日媒體的中堅份子.
 
某個角度來說,這個地方勢力與中央養望政治的分野,可以說是蔣經國時代所建立的政治模式.ㄧ方面在地方上藉利益分配穩固地方統治. 但是在中央政治則是養望政治.繼承這種形象的多半是外省政治人物.這個策略從歷史來看是極其成功的.一方面來說,國民黨成功了吸納了省籍矛盾所可能產生對政權的威脅.國民黨幾乎在任何層次選舉中都輕易的掌握多數的席次.另一方面,這些地方政治人物卻也變成統治精英的防火牆.對腐敗的不滿,很容易被轉化成對地方政治人物的不滿,而不是指向這個結構的最上層.被隔絕開的這些統治階級,可以從容的演親民秀,清廉秀.
我無意否定馬英九個人的操守或是在黨機器外所獲得的政治支持,或是去論斷馬英九主掌黨機器以後的成績.但是我認為,要理解當前政治現象,馬英九與蔣經國所建立的政治模式間的傳承關係是不容被忽視的.這都有待更進ㄧ步的釐清
讓我再回到馬英九能否駕馭黨機器,以及馬英九能否真正"改革"?
就如同我之前留言所說,馬英九跟黨機器的隔閡只是ㄧ部分的事實.不管是軍公警教所延伸的政治勢力,或是救國團系統之類的意識形態黨機器,都跟馬水乳交融.真正與馬隔閡的,是與"侍從主義"下地方勢力的運作部分.就這點來說,馬駕馭黨機器應當是駕輕就熟的.即使在與地方勢力的合縱連橫方面,身兼他競選總幹事的詹春柏本身就是黨務高手.這一點來說並不是太大問題.
談到馬能不能改革,這個問題還是回到"改革"的定義.這一點來說,蔣經國路線是很值得對照.我指的蔣經國路線是指ㄧ種二元結構,一方面主政者在個人行為層次上樹立”官葳”,建立廉明親民形象,另ㄧ方面卻讓黨國體制更進ㄧ步在台灣社會深化.這種蔣經國路線最好的代表是王建宣,王建宣個人固然以作風清廉著稱,但是諷刺的是也正式在王建宣手上也極低的價格賣了一批國產給國民黨.馬英九也許會承續這個路線,在請客吃飯之類的事做做改革的文章,但是在黨跟國複雜的關係尚不置ㄧ語.很簡單的是,從黨國體制衍生出來的特種黨部,絲毫不見撤廢的跡象,陽明黨部甚至在北市府復活.即使黨產議題,馬英九的態度仍然是曖昧的,這顯示更深層地檢討國民黨與國家關係的改革大概不會發生.所有操守等問題,只會被以個人化的方式處理,而不可能在制度上根絕.
最後,馬英九現象,或說馬英九假象很重要的始作俑者之ㄧ當然是泛綠陣營自身.馬的出現至少給予人民政治新時代想像的空間,現在的泛綠陣營卻喪失了給予人民這種想像的能力.現在問任何一個泛綠政治人物,除了選舉選贏之外有什麼目標,恐怕都答不出來.就這點來說,泛綠解脫困境的方式恰恰不是繼續批馬,而是回頭批判扁政府的施政,想通為什麼自己成為一個無法再提供希望的政治力量.這點不想通,只想者怎麼批判在野黨,離失去政權也不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