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歸零

關於部落格
  • 66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Environmental Politics in Japan

 

 

作者首先回顧了大分的工業發展以及日本整體環境運動的興起。作為日本的窮縣,大分的社會黨木下郁知事從1950年代開始便積極地在爭取將大分市列在中央所推動的「新工業都市」(NIC)計畫中,而推動填海造陸的工業區計劃。社會黨的算盤主要有兩個:第一當然是發展經濟。第二個算盤則是透過大工業區的建設,可以在大分這個農業縣產生更多的勞工階級,有助於擴張社會黨的選票基盤。

一開始中央政府與大企業並沒有到大分投資的計畫,主要在於大分投資條件並不好。但是在大分知事透過中央部會中同鄉人脈的運作下,大分市得以列入NIC的計畫中,而爭取到一些高污染工業的投資。在污染下,工業區周圍的民眾遭受嚴重的呼吸道疾病侵害。更糟糕的是,這些NIC的建設計畫並沒有如宣傳真的改善地方的生計;這些偏遠地區的民眾並無法提供這些重工業所需要的技術勞工,導致地方上的年輕人仍然必須到大都市找工作。另一方面,地方的經費也集中在建立這些工廠所需的基礎建設,而不是地方所需的其他基礎建設以及發展更容易吸收勞動力的輕工業。

大分並不是特例。而在快速工業發展之下,日本在1950年代末期的汙染到達了不可忽視的地步。而從1960年代開始,日本發生了一系列反對煉油廠等污染工業的草根環境運動。類似的抗議行動在日本各地大量發生,支持環境運動人士當選地方政府首長比率也越來越高。在1973年的高峰,親環境運動人士當選了643個都市中143個市長,包括東京大阪以及北九州三個大都市。而在中央部會上,以國民健康為優先的厚生省以及經濟發展優先的通產省也產生激烈衝突,一直推動環境議題的厚生省逐漸取得成果。自民黨政權也做出回應:1969年佐藤榮作推動設立環境省,而在田中角榮之後擔任首相的三木武夫更自許為日本第一個環境內閣。

這樣背景下,作者分析了大分縣環境的過程、成果與限制。大分縣的環境運動主要是反對第二階段的NIC計畫,特別是八號填海造陸案。作者非常具體地分析了不同村莊的不同反應以及自民黨政府的對應手段。Broadbent指出,村莊有沒有發生環境運動相當程度取決於該地地方領袖願不願意支持運動,以及該地傳統社會網絡關係的強度。傳統社會網絡關係越強,加上地方領袖的支持,高度影響了一個村莊是否發起、加入環境運動。而這些參予的地方領袖中,除了有學運經驗的高中教師外,許多則是親自民黨但非自民黨的地方頭人。這些地方頭人一方面基於污染的實況,另一方面有些也基於實質的經濟利益。這個運動最早反映在基層選舉中,在幾個支持環境運動的選區中區議會紛紛連署反對NIC第二期加入抗爭聯盟。然而,自民黨社會控制機制不斷地發揮作用。Broadbent提出了自民黨基層控制的「鐵三角」:區的基層官員、椿腳、以及大公司地方經理與勞工。基本上類似於中央的鐵三角,大公司提供必要的經費,區的官員與椿腳則出面建立選舉所必須的網絡。在抗爭活動興起且不斷影響基層議會之下,許多支持環境運動的地方頭人紛紛在當選區議會議員甚至議長後被「搓掉」,轉而支持NIC建設計劃。

1970年代,大分縣政府決定更強力地推動NIC第二期計畫,這引起更強烈、規模更大的抗議行動,而支持NIC的漁會內部也爆發激烈對立、甚至流血事件。更重要的是,這個時候環境省的成立對環境運動產生重要的影響。地方民眾醞釀到環境省陳情。儘管環境省實質上被其他強勢部會以及自民黨政商聯盟所壓制,在政策上處處遭到掣肘,這個計劃仍然驚動了縣政府,而開始對運動讓步。Broadbent分析,這裡牽涉到的是日本重視和諧以及面子的政治文化。面對擴大的抗爭,大分知事承諾了三個條件:地方的共識(合意)、因環境運動而分裂的漁會恢復正常、完整的環評程序。雖然最後這三個程序都被完成,但是NIC第二期計畫因此被拖了九年。等到最後三個條件完成之際,這些重工業的大公司在新的經濟環境下做這些投資已經無利可圖而紛紛撤回投資計畫。這過程中中央經濟官員也不再支持這種大規模開發計畫。

最諷刺的是後來大分的經濟發展,走出了完全不同的格局。通產省出身,原任副知事,NIC第二期操刀主役的平松守彥在1979年順利接班當選知事。他卻一反以往大規模開發的經濟發展策略,改推動「一村一品」的計畫,強調地方特色以及產業社區化。這個模式帶來極大的成功,後來相當程度形塑了日方現代地方經濟發展的風格。

嚴格來說,這本書沒能回答他原先設定的問題。這本書的價值比較在於將日本的結構性因素,包括政治機會結構、文化結構、社區結構等連結到具體的地方抗爭。其中讓我感到最有趣的,是這本書所談現象跟我在台灣接觸環保運動的符節之處,包括傳統社會網絡的角色,地方環境運動領袖不斷被收買等等。然而,包括為什麼中央的官員直接主動被動接受環境運動的部分理念,包括平松守彥這個典型官僚出身自民黨政客為甚麼忽然有開創性的地方經濟發展思維,以及前任知事在已經成功搓掉所有支持環境運動頭人之下仍然對環境運動讓步,這些深刻決定大分環境運動「成果」的周邊因素恐怕才是答案之所在。這還有待閱讀其他文獻了。

題外話是,大分前知事平松守彥在提出一村一品獲得成功後,現在成為日本最受推崇的地方首長,六連任直到2003年才卸任,同時對全球化下地方的角色與出路有很多著述,近來更積極提倡將日本地方政府重組,推行地方分權。在我看來對全球化出路的討論,平松守彥比現在當紅的Thomas Friedman有深度許多,也更值得台灣參考.日本地方改組成據聯邦性質的州道制這個方案也已經正式進入日本內閣的討論。在小泉這些中央政府的大員之外,平松守彥這個形塑當代日本地方風格的政治人物也值得對日本社會感興趣的人繼續關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