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歸零

關於部落格
  • 66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五本書

第一本是鄧相揚的風中緋櫻、霧重雲深、霧社事件三書。這三本書都不厚,當一本書讀也不錯。這三本書都是玉山社所出版

在詳實的田野調查下,這三本書遠遠超越了以往對霧社事件的中日文記述。以往的霧社事件記述中,中文方面乏善可陳,日文方面戰後許多人陸續來台做了許多文獻整理以及口述調查,相較起來資料的詳實度以及札實性遠比中文資料來的出色,但由於受限於日本人悔罪的立場(當然就政治來說這立場沒什麼不好),對於一些歷史中曖昧之處缺乏著墨,以致於完整性有所不足,很難看到事件的全貌。鄧相揚的作品是少數超越日文作品的中文作品。鄧相揚相當程度還原了當時歷史環境的複雜性,也完整記錄了包括味方蕃被動員的過程、霧社倖存者後來的生命史、以及倖存者與相關日本人間脆綜複雜的關係等以往文獻中缺乏著墨之處。在霧社事件當事人逐漸退出人生舞台之際,我們應該感謝鄧相揚留下了這樣一個紀錄。鄧相揚文筆相當出色,使這三本書相當可讀

第二本書是孔復禮所着,時英出版社所出版的「叫魂:乾隆盛世的妖術大恐慌」。這本書充分顯現出北美美國人(或說非華人)所着中國史的長處。很弔詭的,從小讀了不少華人所着的中國史著作,卻在讀了這本書之後才第一次覺得中國史是一個有趣的領域。如汪榮祖所說,北美美國漢學家最大瓶頸在語文,因此多數都只能處裡近代史,而老一輩的名家如史華慈、史景遷等,都不太有用漢語公開演講的能力,在考據等能力上也相當有限。但是儘管如此,北美非華人中國史學家最大的長處及貢獻在於提供不同的視角,而能從些看似很小事件中呈現出當時社會情境。對史學專業工作者來說,老一輩華人學者的作品在考據等專業工夫上比較深厚;但就一個非史學專業工作者來說,這些非華人北美史學家的作品卻可以跳脫近代的國仇家恨、士大夫傳统、歷史上的榮光或中華文化的優越性等等框架,而能看到「中國」的不同面相。台灣近來對中國的論述,總不免陷入光榮偉大的中國文化v.s.落後愚昧獨裁的當代中國這兩種面貌,這其中緣由雖然可以理解,但也限制了台灣對中國所能有的理解。因此,西方史學家的視角對於當下糾纏在種種中國化/去中國化情節的台灣來說,具有特別的啟發性。

第三本是楊牧的山風海雨。台灣戰後的文學發展中,浪漫的懷想相當程度上被對海外或中國的想像所壟斷(余光中當然是代表)。楊牧引人入勝之處,在於他跟戰後台灣諸文學傳統間的疏離關係,以及這個疏離所帶來的獨特風格,也使浪漫主義的註腳,可以從「天空多麼希臘」變成「天空多麼花蓮」。浪漫主義原本來自對地方傳統的謳歌,以及對土地的深層依戀。在台灣的土地書寫裡,寫實主義的傳統累積了不少好作品,而楊牧式的抒情或許可以建立另一種土地書寫的傳統。

第四本是勞陣所出版的,而我也參予的一本著作「打拼為尊嚴大同工會奮鬥史」。這本書是我和一群勞陣的朋友共同訪談多位大同工會的幹部所寫成。這本書記錄了大同自主工會的誕生,與資方的抗爭,遭資方解雇以及與資方漫長的法律鬥爭。在寫作開始之初這幾位幹部仍活躍於生產線以及工會事務上,幾年下來已經紛紛退休,而傳主之ㄧ張照碧也已於三年前過世。撇開我自己的參與不談,這本書記錄了典型台灣五十歲左右的藍領工人的樣貌。翻起這本書,我在工會看著受訪者從生產線上走出來的場景歷歷在目。這一代藍領多半出身自農村,家貧到都市打拼,前半生受到黨國資本體制的大力壓制,在民主化稍微展現團結權之後,又遇到全球資本流動的襲擊,成為九零年代之後社會上無法發聲的一群。對本書的參與算是我個人對這世代的勞工階級一點小小的敬意吧。

至於第五本,一時想不出,容後再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