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歸零

關於部落格
  • 66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走調的經濟論爭

經濟的好壞無疑地影響多數國民生活的好壞。也因此,在民主國家經濟政策的好壞常常影響政權的興衰。也因此,對經濟政策的討論可以說是民主國家公共論壇中的最重大議題。這一點台灣也不例外。特別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如何應對瞬息萬變的經濟局勢成為各國政治中核心的議題。

但是很遺憾的,在台灣經濟論爭雖然看似發達,但是經濟論爭的方向卻完全走調。藍營將經濟的未來寄託在直航,綠營則是以減稅金融合併提供優惠等方式作為「拼經濟」的基調(稅負這一點在最近稅改略有修正)。很鮮明的,這兩者都以資本家的便利作為經濟論爭的基調,也就是說,雙方的經濟論爭都忽略一個重大問題,也就是兩岸直航、或給予這些大資本家優惠,真的能嘉惠國內一般民眾,特別是居多數的受薪階級嗎?

答案恐怕相當令人存疑。藍軍的政策固然可以減少許多往來海峽兩岸大老闆以及管理階層的不便,卻同時也使更多台灣的受薪階級暴露在失業的風險下。台灣的內需部門,也可能在更多人前往中國消費下更為萎縮。綠軍的經濟政策顯然是守勢,處在被動回應藍軍的訴求。被動的回應當然不可能及格,只能單純地反對對手的政策,再不然就是急於給這些大資本家給予更多甜頭。金融合併或許可以強化產業秩序,但是這樣能改善一般人的經濟生活嗎?答案恐怕也是充滿疑問。

當前台灣經濟的最大問題,不在於綠營所講「拼經濟」與否,或是藍營所批評意識型態治國,而在於從頭到尾經濟論爭的焦點變成錢,變成股市,變成地價,變成取悅掌握錢的大老闆,變成成本的降低,而不是人真實生活品質的改善,不是那些辛勤工作真正撑起台灣經濟的工作者。即使撇開社會公平不談(這點勞動者其他文章已經著墨很多),這種以股價、房價以及大老板意向作為焦點的經濟政策論爭,對台灣長遠的經濟發展也有不利的影響。這種討論方式嚴重忽略了真正支撐經濟體運作,創造競爭優勢的是這些工作者。因此,經濟要能永續發展,社會安全制度的建立、終身學習的提倡、技術及專業知識的累積與提升,生活品質的改善都是不可或缺的。然而這些真正影響經濟永續發展的因素,卻是無法反映在房價、股價以及大老闆喜好上的。

中北歐的國家的稅負比多數國家都重,但在許多產業上都有世界級的競爭力。不管是丹麥的設計,芬蘭瑞典的通訊,瑞士的精密機械,荷蘭的金融服務以及農牧、挪威的養殖航運等等。如果照台灣以錢為主,以降低成本為主的邏輯,這些重稅的國家的經濟早就垮了,哪有可能建立這些世界級的產業?然而這些國家成功的秘訣恰恰不在錢,而在於人。這些國家的高稅負,多半用在人身上,國家投注了極大資源在失業者的再訓練,在教育上,在生活品質的改善上。也就是說,儘管表面上看起來高稅負對錢的流動不利,但是當這些錢投資在人身上時,這些國家反到建立了永續發展的基礎。撇開國家不談,以企業來說,而九零年代支撐起日本經濟的兩個代表性產業汽車以及數位相機,龍頭企業豐田與佳能都分別表示這兩個公司不會放棄終身雇用制,因為員工才是這些企業競爭力的基礎。相形之下,大言「錢才是一切」,試圖以不斷的金融市場操作來極大化總市值的掘江貴文,終究被證明是靠作假帳欺騙世人。這些對比都顯示出,長久的經濟發展,重心應該放在人,而不是錢上。

台灣整體經濟而言已不再貧脊,問題出在低劣的公共服務,使得受薪階級必須負擔龐大的包括托育等支出而喘不過氣來。台灣人的工時世界第一,但是所獲與付出越來越不成正比。台灣經濟發展的問題已經不是出在成本,不是股價房價太低,而是社會投資不足導致生活品質低落,在人上面的投資不足,導致經濟的質無法提升,無法從單純的代工升級到核心技術以及行銷設計。不管是那一方,這些以股價房價為標的的政策或許會有短暫的效果,但是長期來看這些政策都無法根本解決台灣經濟的根本瓶頸。根本溯源,台灣經濟的長期發展,必須揚棄目前以錢為主的經濟政策論爭,把焦點從錢拉回到人,拉回到人的生活的改善,拉回到人的養成,才能為台灣打造下一階段榮景的基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