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歸零

關於部落格
  • 66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北的功課

以內科來說,整個設計仍是走傳統工業區路線,等於是辦公大樓加廠辦。表面上內科是成功的,不斷標榜產值攀高超越竹科南科,其實細看這個數字完全是虛灌的。內科成功之處在於招進了包括仁寶、明碁、神通、光寶等幾個大公司的企業總部,所謂內科營業額,是把這些大集團的集團總營業額加起來。問題是,一來這些公司的總部本來也就分佈在台北周圍,只不過從大台北一頭搬到另一頭而已,二來這些集團的生產銷售等等早就多數移出台灣,雖然產值掛在總公司上,但終究是只是紙上產值,到底為台北市創造了什麼價值令人存疑。表面上說內科帶進多少就業人口,實際上台北市去年還移出兩萬人,台北縣也僅增加一萬人,大台北加起來是負成長的,至少顯示就業人口只是大台北不同區域間的移轉.沒有增加.更重要的是,在辦公室方面固然有不少公司遷入,在廠辦部分卻是滯銷的。這一點都不讓人意外,以台北市的地價來說,製造業要生存本來就很吃力,同時都會區也很難招到生產線勞工。內科搞了大半天,其實對提升台北市的經濟貢獻非常有限。

101是另外一個問題。姑且不談101惹人爭議的外觀,101一開始的企圖的確是針對金融服務,而周邊信義計畫區也逐漸成為台北新的主要商圈,但是相較起原先台北曼哈頓的雄心壯志,現在的發展連差強人意都談不上。101成為一個單純的大型各國精品集中展售地,而金融及專業服務業也看不到明顯的進展。

這問題的根源主要在於來自沒有掌握到都會經濟的核心

和非都會相較,都會大概有兩個特殊優勢。首先是金融及專業服務業的聚集。都會很自然而然會成為金融以及其他型態企業服務,諸如會計、法務以及企管諮詢等等。唯一的差別是這個中心的規模,是全國性或區域性還是世界性的。

都會第二個功能是生活風格相關產業,也就是所謂美學經濟的範疇,包括諸如時尚,媒體產業,流行音樂等,主要原因在於都市生活豐富多變,而都市不但居民消費力較高,通常也是周圍地區居民消費集中之地,存在多樣化地服務,因此能夠滋養各式各樣的新設計,新構想。

這兩者所依靠的不只是錢,不是大樓,而是人的聚集。911搞垮了世貿大樓,並沒有影響到紐約的金融中心地位。原因在於形塑紐約成為金融中心的,不是那兩棟大樓,而是整個曼哈頓上所有專業的工作人員。樓垮了,只要人的環境還在,馬上就一切恢復正常。荷蘭是標準的高稅負社會民主國家,但是荷蘭仍然是歐陸金融服務中心,原因也是龐大、熟悉主要歐陸語言,具備各種專業知識的專業人員。時尚也是如此。不管巴黎,米蘭,紐約,東京,之所以成為設計的中心,在於設計的社群,以及具品味(不一定要認同這種品味。純粹就市場影響客觀上說)的消費社群不斷互動。這不是蓋一棟超級大樓就可以解決的。

 

簡單來說,台北當前發展策略的問題,在於沒有注視到都會經濟的核心。不管台灣廠商行走全球,台北可有足夠供關於各國政商資訊的機構,或通曉各國語言的人才?可有足夠的熟希美日中印歐韓各國商務、法務、市場需求、金融市場的人才?ㄧ個很讓人錯愕的現象是,台灣甚至目前連日語人才都有欠缺的跡象,更不用說其他「冷門」語言的人才。台商投資越南龐大,可是台北可有任何機構能夠提供對越南的完整資訊?東南亞的資訊呢?中南美呢?台北不能成為區域營運中心,原因不是,或至少不只是與上海通航要多久,而是台北本身沒有能提供這些讓人家非來不可的專業服務。

同樣的,以101為核心的信義商圈打造了一個台北高檔消費的環境,這沒什麼不好。問題在於,這個消費環境能不能孕育台灣的流行產業,或美學經濟?如果不能的話,不過就是一個大型代理商。台北的一個危機是,台灣有企圖打造非電子消費品設計與品牌的廠商不少,包括製鞋,成衣,家具都很多例子,但是沒有人選擇以台北作為發展設計與品牌的真正基地。原因並不清楚,但是這等於錯失了一個讓台北更增添城市魅力的機會。

台灣以成本低的製造起家,這幾年各行各業紛紛尋求轉型,不管是更走出去,或是在設計、品牌與行銷上下功夫,對於各種後勤支援的需求也更大。台北要做的,不是更多的大型代理,或是回頭去搶製造業,而是如何以台北資訊流通人才聚集的優勢,來推升這樣的企圖,一但這些企圖成功,台北水到渠成成為真正在經濟上具有吸引力的都會。不管直航或金融合併,如果沒有伴隨這種都會經濟的提升,對台北來說都不可能有太大的正面助益。即使金融合併成功,以現在的人才狀況,台北有足夠的人才讓臺灣的金融走出國際嗎?同樣的,如果台北沒有辦法建立自己在經濟上的吸引力,那麼直航除了讓大老闆「回家吃晚飯」之外,會有什麼幫助嗎?

 

弄清楚一個都會的發展方向.這是台北的功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