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歸零

關於部落格
  • 66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隨想

五年前我在新竹市社區大學工作的時候,曾經和一個建築師合作一個城鄉新風貌的案子。後來我出國這個案子就沒有繼續參與,不過印象最深在評審會場,到看到其他幾個案子裡面都有露天咖啡座。我當時看到這部份不禁笑出來,這些規劃者一定沒在新竹待過。

新竹之所以叫風城,是一年有半年都處在大風的狀態。風一吹起來,整個咖啡座都可以被吹翻。更麻煩的是剩下風小的半年都是酷暑以及陰雨綿綿的梅雨季。這些規劃案除了反應規劃者對「中產精緻生活」的想像之外,實在不知道合理性在哪。

如果說露天咖啡座反應的是某些規劃者對「精緻生活」的想像,我看到第二個有趣的案例就是規劃者對「傳統生活」的奇特想像。而且這種想像不只侷限在那些「不進步」的規劃者。

921地震的時候我在中研院工作,曾經被去石岡一趟,當時也好幾個國內號稱進步規劃推手機構的研究生參與。在那個地區有一個規模不算小的客家宗族,這些規劃者所提出來構想的就是把垮掉的宗祠改建為『客家文物館』,還興致沖沖規劃讓祭祖活動開放參觀的「活的文物館」。我對台灣閩客、宗族等剛好略有研究,直覺也是這個構想的提出者大概對宗族活動跟客家沒有太多概念。

第一個很明顯的問題石岡實在算不上什麼客家的重心區。基本上在台灣的客家鄉鎮中,石岡大概是「客家性」最低的鄉鎮之ㄧ。這裡既不像北埔新埔美濃等地近乎百分之百的客家人口,也不像竹北佳冬內埔等地在客家發展史上有重要古蹟保留下來,甚至隔壁的東勢客家文化都遠比石岡來得強勢。除了「這裡有客家人」之外,我實在不知道石岡做「客家文物館」的道理在哪裡。台灣有四十個以上的鄉鎮有明顯的客家聚落分佈,怎麼排都輪不到石岡的。

第二個問題是,客家人由於分家不分香,常常數百人甚至上千人規模的祭祖活動,這一點和閩南人的確有所不同。但是這既不表示這可以隨便地把人家的祭祖活動觀光化。即使我們不談這些尊重當事人這些價值,很明顯的問題就是,誰家沒在拜祖先?你家拜祖先要讓外人看嗎?反過來說,你要去看別人家拜祖先嗎?這跟一般人的生活常識實在差距太遠了

我不知道這些案子有沒有成。我到不是要去批評所有「規劃者」,很多人的確做了很好的工作。不過我看到圓環的案例,直接讓我想到的就是這兩個我見過的規畫案。根本問題都是沒有對這些空間使用者生活方式起碼的了解,很急著想把一些自己的想像塞進這些規畫中。

就像幾年前我看過台北市文化局試圖「整合」廟宇祭典,將他們集中在同一個月中這種荒謬主張一樣。他們不知道這些祭典是神明生日嗎?要怎麼整合神明的生日?這主張當然無疾而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