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歸零

關於部落格
  • 66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本の対立軸

這本書中,大嶽秀夫回歸到了一個基本的問題:日本政治,到底在野黨與執政黨的對立基礎是什麼?正是回到這個基礎問題上我們才能理解日本政治以及社會制度的根本結構。

55體制之下,日本的政治表面上是左右對立,但實際就選民的認知上,自民黨跟社會黨的對立是建立在外交議題,也就是安保、自衛隊的贊成與否上,而不純然是經濟制度的選擇。除了「防衛問題」外,確實出現過挑戰自民黨的政治力量,但是都沒有能持久。最明顯的是1970年代初期的環境運動,在100多個都市產生了挑戰自民黨成功的「革新市長」,這些力量也某個程度被社會黨吸收。但是隨著制度上環境廳的設立以及環境基本法的通過,配合上環境問題的改善也解消了這一波市民運動,導致這一波市民運動迅速消失。

隨著共產主義政權內部狀況逐漸廣為人知,共產主義作為另一種可能選擇的魅力也迅速消失。反對自民黨金權政治、反政治菁英的意識增強,但是相當浮動搖擺,不斷短暫出現,但是沒有集結成固定的政治力量與政治路線。1970年代田中角榮弊案造就的是黨內「革新中道」的年輕議員的崛起,這力量在1989年造就社會黨的「土井多賀子旋風」,到九三年非自民連立政權的細川的空前高民調,到98年兩個演員分別當選東京都及大阪府知事(近來的小泉炫風也是如此)。另一方面,由於對政府的不滿也投射到對公務員的不滿,社會黨與公務員以及公營事業的工會的緊密關係使得社會黨無法成為這種情緒的穩定受益者。土井多賀子的成功,相當成來自她跳脫以往社會黨工會至上的路線,大量提名其他政治上的「業餘者」,特別是女性,以「市民政治」作為主要訴求。但是隨著土井無法克服黨內對這路線的異議,以致於社會黨在其後的選舉中沒有能繼續土井路線延續1989年的勝利,反而在1995「野合」之後迅速消失在日本政壇。

90年代的政界再編是以「革新」對抗「腐敗守舊」這樣的姿態出現,過去的安保問題已經不再是政界「對立軸」,也不是左右,政界主要議題是諸如民法改正、介護保險、情報公開、運動彩卷、隱私之類的議題,沒能成為穩定的對立軸。

接下來在連立政權崩壞自民黨取回政權之後,接下來在野黨的主要「戲碼」就是民主黨的組成。民主黨的第一次組成是在自民黨、社會黨連立政權之後,脫離社會黨的議員結合先進黨部份議員。這個組合在九六年的第一次小選區選舉並沒有取得優勢,而在1998年又吸收發動讓自民黨下台的小澤一郎之外的各野黨勢力(附帶一提的是,在這本書出完之後,小澤一郎也加入了民主黨)。民主黨的政策是經濟自由主義與社會民主主義的奇妙結合。一方面工會的力量加到民主黨,另一方面許多93年之後政界再編所產生的野黨則是經濟自由主義的支持者。最後以民主中道的訴求出現。

另一方面,西方政治的左右之爭在日本卻已相當特殊的方式出現。自民黨毫無疑問是右翼政黨,但是日本政策的左右之爭,卻比較像是部會的戰爭,也就是通產省大藏省等經濟部會與厚生省、勞動省間的戰爭。在日本部會都會培養部會代言人的「族議員」,其中不只有通產族、大藏族,也有社勞族,勢力並不小。中增根康弘一方面推行日本電信、國鐵的私有化,另一方面卻也社會福利,比如年金和健保等等,要侵入社會黨的基盤。在政治上1986年國會選舉自民黨空前大勝(同樣幅度的勝利只有小泉2005的選舉才能比擬)。厚生省以及勞動省也會動員各黨的社勞族支持這些省所推行的法案。

1990年代的政界再編過程中,左右的議題持續以非常混亂的方式出現。小澤一郎以及細川護熙的基本理念是小政府的新自由主義,結合上大政府的社會黨,而相反的,橋本龍太郎雖然一方面推行金融改革為中心的六大改革,另一方面在政治訴求上卻又批判細川新自由主義對弱者不利,強調自己是「弱者的同盟」,反對解除保護小商店主的種種管制。另一方面,一些社會民主的價值,比如僱用安全等等,在日本卻是以「埋在民間」的保守方式運作。整個九零年代,日本看到的是大企業相當不願意大規模裁員,即使裁員也儘可能替員工找到新工作,這樣的例子屢見不顯,因此儘管日本社會感覺裁員失業嚴重,但是比起歐美來說仍然相當輕微。這個特殊的現象使得左右之爭的一些制度議題相當程度被這些「企業慣行」所吸收。日本的「規制緩和」,大體上並不像西方那麼直接地牽涉到福利削簡以及勞動力市場,而比較牽涉到政府對產業的管制。這也是日本的「政治對立軸」遲遲無法出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