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歸零

關於部落格
  • 66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博覧会の政治学

這本書前兩章介紹博覽會的一般理論,指出博覽會的兩個重大動力,第一是殖民主義之下,世界開始被認為是可被分類展示的認識論的轉變,換言之,是一個伴隨著新的「看的方法」的權力裝置。第二則是資本主義下新商品的販賣場,也就是新的商品慾望的呈現方式。在這兩層意義之外,作者認為博覽會還有第三層意義,也就是博覽會對參觀民眾而言具有馬戲團(見世物)的功能。博覽會從十九世紀中葉開始在歐洲各國間開始流行,而日本也在1862年第一次派出使節團參觀倫敦博覽會。日本使節團帶去了九百多件展覽品,日本使節團本身以及所帶去展覽品在博覽會中引起相當的矚目。事實上,包括福澤諭吉在內的使節團也意識到他們在參觀的同時,自身也成為被觀看的對象之一。在倫敦萬博之後,日本也陸續參加了巴黎及維也納的博覽會,同時在明治維新之後開始醞釀自己的博覽會。事實上參予過博覽會的日本使節已經把博覽會視為「文明開化」、啟蒙國民的重要手段。

1877年明治政府在東京上野召開第一次國內勸業博覽會,基本上參展者以國內各地工商業者為主。由於參展各地民眾並不清楚博覽會要做什麼,意外地弄成江戶時期「見世物」的娛樂風格。然而在娛樂風格中,博覽會逐漸發揮「引導」國民生活的功能。特別是所展出的理想家居生活的設備、建築、電器設備、園藝相當程度形塑了都會居民的現代生活風格。此時出現並快速成長的百貨公司也在博覽會找到舞台。

另一方面,博覽會也具有展示殖民地的企圖。在1889年巴黎萬國博覽會第一次展示殖民地的「人種」,在之後歐美的博覽會成為一種慣例。在巴黎萬博,殖民地原住民被以整體聚落、「未開化」的方式陳列展示。1993年芝加哥萬博以「Midway Plaza」照「進步程度」展示「民族學的聚落」。接下來在水牛城以及聖路易萬博也都有民族學聚落的出現,特別是菲律賓村落。在英國也有類似展覽。日本開始展示原住民是在1910年的日英博物館展出台灣原住民與愛奴人。這種展示在二次大戰結束前都是博覽會的慣例。

日本最早在國內展示殖民地人種是在1903年的大阪勸業博覽會的台灣館。在此之後,台灣館成為日本勸業博覽會的慣例。隨著日本殖民地的增加,在1914年的東京大正博物館開始,陸續出現朝鮮館、樺太館、滿州館、南洋館、拓殖館等等。勸業博覽會成為向日本民眾展示日本帝國「國威」的重要手段。

目前史上最盛大的博覽會是1970年的大阪萬國博覽會,約有六千多萬人參予。這個以「人類的進步與調和」為主題的博覽會在建築上動員了日本當時所有重要建築師以及藝術家(有名的就包括手塚治蟲、市川崑、前川國男、丹下健三、安部公房等等)。在參與者上,國鐵與全國的農協、學校都充分動員。另一方面日本的大企業在這次博覽會中也以「未來都市」為主題充分展示技術實力,也讓博覽會性質從國家與生產轉為企業與消費。這個發展不只在日本,也出現在各國戰後的博覽會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