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歸零

關於部落格
  • 66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口與政治

不過在一個偶然機會下走進人口學教室,發現這個領域非常有趣,幾年下來把社會人口學基本課程都修完,雖然論文跟人口無關,不過將來也希望能做一些人口的研究。一些朋友常好奇問我為什麼對人口有興趣.對我來說
人口有趣的地方其實在於他常可以從簡單的原理推出意想不到的結果,做出令人驚訝而在經驗上可以證實的推論。昨天系上一個博士後的演講提供一個很好的例證。

在美國政治學界近年一個重大問題是,為什麼過去十幾年間共和黨跟基督教基本教義派的勢力忽然快速膨脹?這個膨脹所影響不只是傳統的左右而已。舉例來說,在很多地方,主張修正生物課本的基本教義派都在教育委員會的選舉中有所斬獲。這裡面當然原因很多,比如種族對南方各州的影響。不過即使如此,一些種族問題不顯著,傳統上支持民主黨的中西部農村州如西維吉尼亞以及堪薩斯這幾年也轉變成共和黨大本營,顯然牽涉到更多因素。其中一個可能是人口現象。

而目前人口學的研究發現,在控制其他變項後,宗教上比較虔誠的家庭生育率顯著較高。認為宗教重要的女性的生育率約2.3,認為宗教不重要的女性生育率約1.8。這跟政治有什麼關係?答案是家庭社會化。在政治社會學中發現人的政治傾向受家庭影響很大,也就是政治傾向常常會代間繼承。這在美國的經驗研究中得到相當程度的証實。

所以長期下來有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就是當60年代政治被導向某種文化戰爭後,宗教虔誠的人比較傾向支持共和黨,而又有比較高的生育率,在家庭社會化的作用下,共和黨的選民的增加速度就比民主黨選民快,而宗教基本教義派的選民在缺乏外來人口移入的地區影響力會快速膨脹。而在美國全國性調查也可以發現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跟原先宗教式微的預期相反的是,回答重視宗教的人口比例緩步上升,並沒有下降的趨勢。背後的原因很可能是人口因素,而未必牽涉其他結構性因素。

這個是人口學有趣的一面。我們常忘記人數本身就是一個很重要的變數,而單純人數的變化,常常有意想不到的影響。這是人口學有趣的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