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6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歷史諷刺的一天

回顧起當年的事,對照起今天,忽然有一種很突出的對比.當年不可一世席捲各鄉鎮差點直取總統的宋楚瑜,跟後來連縣長都失敗的陳定南,似乎在台灣的歷史定位已經分明.前者留下了無數蚊子工程,龐大到今天都還不清的省府負債,司法上雖然開脫但始終不清不楚的興票案,養肥了一大堆鄉鎮市長跟地方議員.後者呢,留下了環保治縣的可能性,建立了公共工程的品質,廢了人二,看電影不用唱國歌,最重要的是成立查黑中心把檢察官這隻老虎放出來了.查黑中心的檢察官起訴了總統夫人,光這一點就足以把台灣歷史推向新的紀元.

我到不是完全肯定陳定南的所有作風.被視為他重大政績的冬山河公園,以自然的角度來看太過人工而有點破壞生態.他在法務部任內,很多事管的太瑣碎而時常失去重點.不過放在現在這樣的政壇,陳定南還是難以令人企及.最重要的是,他在面對選擇與誘惑的時候沒有放棄自己的初衷.以他在宜蘭的聲望,他大可以建立一個龐大政治機器操縱工程,像余家.面對敗選,他也大可以選擇利用他選省長所取得的全國性地位,.利益均瞻,廣結善緣,繼續往上爬,像今天的四大天王.但是他都沒有.

社運學運攪和幾年下來,正義感沒學到許多,墮落倒是看了不少.我其實還記得中學的時候,野百合廣場上遇到一個清秀的台大學生,十年後聽說他變成了每天晚上喝酒應酬賭博的縣議員.我還記得住在某個立委家,聽剛當選還有點青澀的他談他對地方政治的看法,十二年後他涉入不少關說,捲入一些弊案.我還記得當年代讀書會的激昂左派青年,十年後當立委助理拿了廠商的錢.我也見過一批集體學運轉社運的激進青年,十年後捲入了台灣最大的醜聞之一.我也看過轉任金融機構的老師,如何成就台灣史上最大掏空案.社運和學運,我都不算個核心人物,經濟,很久沒碰了.不過十年下來見到這些也夠唏噓了.

在他過世後數個鐘頭,94年那場選舉開始扶搖直上的阿扁在電視上開了場說明會.前兩天仔細看了陳檢的起訴書以及鉅細靡遺的發票列表,不僅掩卷嘆息.之前我不太願意贊成或反對紅杉軍,原因很簡單,沒有事證沒有辦法判斷.有無貪污留待法官去論,在我看來光總統做出偽證,以及動用公款餽贈自己太太這兩項在正常民主國家就足以下台,甚至應該發動彈劾.但是某個角度我也可以了解阿扁為什麼這麼不甘.阿扁所做的,也不外乎是台灣大多數政治人物所作,只不過做的更拙劣而已.為什麼要為拙劣而下台呢?

瀏覽了一下獨派寫手的網站,上網看了大話新聞,許多仍是一片不知反省挺扁之聲.這當然是滑稽了.獨派寫手們平常口口聲聲要脫離中國醬缸文化,邁向歐美文明,怎麼一碰到這種事,也回到那種他們所批判把個人去留等同於家國命運的低水準政治文化?(某位林姓名嘴甚至扯到自由世界的利益.你馬幫幫忙)

其實阿扁不下台也可以,反正台灣各級政治文化本來就是這樣厚顏,阿扁並不特別可惡,他只是反應台灣惡質政治的平均數而已.可惜的只是放棄了一個可以真正提升台灣政治文化的契機,一個即使2008敗選很快重建本土政權的希望.隨手上一些認識友人的朋友網站,一些當年跟我一起為快樂希望歡呼的,很多都變成了紅衫軍.以現在態勢下去,泛藍像上次縣市長選舉一樣席捲多數選舉的態勢大概會持續.也許到哪一天,很多人才會醒過來,今天對阿扁的仁慈與縱容,並不是讓泛藍難看,只是對明天台灣的殘忍.

該走的不願意走,不該走的反到走了.至少陳部長,歷史會記住你的.

後記;覆iron

 

Iron: .

我並不想神話陳定南.我遇過許多他在省長競選總部,法務部的下屬,很多都怨聲載道.很多事確實是過於瑣碎不盡情理.陳定南如果選上省長?第一這很難,先不談別的,當時據我知道,因為他龜毛性格,總部本身幾乎完全無法運作,連傳單都出不去.他第二次選縣長失利,我猜也許這個狀況沒有改變,詳情我沒有資訊,也不敢論斷.陳定南當選能不能整治地方派系?恐怕也不容易.宜蘭鄉鎮級的地方派系似乎沒有消失(如果我知識有錯請更正).宋楚瑜特殊之處,不在養地方派系,而在於跳過縣市長養鄉鎮長.陳定南如果當選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事不會發生.而兩年後的廢省大概會平順些,蚊子工程大概會少很多.

    陳定南逝世跟阿扁鬼扯的對照,比較勾起我的是某種在台灣當下消失的歷史感.就在1994年那場選舉,哪場選舉的贏家主宰了接下來的台灣政治,而那場選舉的輸家,忽然贏得了某種歷史定位,有點令人哭笑不得.台灣民主政治歷史不算長,到底這些年得失如何,值得細細思索.我想,如果我們沒仔細看過去這十幾年,我們腦中還是只能有一次又一次選舉的日期.勾不出時間的座標,自然無法領會選舉輸贏之外的政治.

而陳定南的歷史地位,也當從這裡來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