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歸零

關於部落格
  • 66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貪污共和國

照例,在完整事實浮現以前,我不想發表任何意見.不過最近看到中時跟新新聞護馬之激烈,真不是普通滑稽.就今天楊照的一篇文章來講,我真想替全國無數應賄選跟貪污被關的人抱屈.
我並不是要去爭論馬英九是否有貪污,我沒看到完整事實,這留給司法去處理.可怕的是這種急於為馬開脫所創造的荒謬邏輯.這個荒謬邏輯簡單來說,就是大家都在做的事就不算違法.如果用楊照的邏輯來看,台灣應該沒有多少貪污犯應該被關了
讓我舉幾個例子吧
原文
於是問題核心,顯然不在馬英九或翁岳生的操守,而在一項行之有年的認知,一項因為沒有法律根據,所以從馬英九以下沒人敢公開說明的認知,那就是--大部分政務官是將不必單據核銷的特別費,視為薪資的一部分。
我改一下吧,大家都知道議員貪污犯是以工程款中飽私囊為大宗,我們也知道工程款固定成數進入議員口袋幾乎是多數縣市慣例,所以我改了一下
於是問題核心,顯然不在某某議員的操守,而在一項行之有年的認知,一項因為沒有法律根據,所以從王金平以下沒人敢公開說明的認知,那就是--大部分議員是將工程款的半數,視為薪資的一部分。
原文
我能接觸到、問到的政務官,從中央部會到地方政府,到地位曖昧的海基會,每一位回想初踏入政壇時,對於薪資待遇的瞭解,幾乎都是將薪俸與半數特別費合併計算的。甚至還有很多位,一上任時,會計單位或暗示或明示,告訴他們祇要能拿到單據;另外一半也是可以自由支用的。
警察的貪污,很多多是收受業者金錢.而且我們也知道很多地區這幾乎成為慣例,所以我門可以再改一下
我能接觸到、問到的警察,從中央部會到地方政府,到,每一位回想初踏入警界時,對於薪資待遇的瞭解,幾乎都是將薪俸與向業者所收規費合併計算的。甚至還有很多位,一上任時,上級長官或暗示或明示,告訴他們祇要能拿現金;也是可以自由支用的。
原文
這是政治圈真正的現實,尤其在政務官本薪和企業經理人薪資水準,落差愈來愈大的情況下,許多爭取人才效勞的政府首長,不約而同以特別費金額來膨脹政務官收支,增加人才晉用時的競爭力。
最近藥價黑洞不是剛被抄嗎,這些醫生也應該好好喊冤
這是醫療界真正的現實,尤其在醫師本薪和企業經理人薪資水準,落差愈來愈大的情況下,許多爭取人才效勞的醫院,不約而同以藥價黑洞來膨脹醫師收支,增加人才晉用時的競爭力。
原文
如果檢察官就是一律起訴,一律追究,還會引發嚴重的政治後遺症。正因為牽涉其中的歷來政務人員人數那麼多,那麼先起訴誰、後起訴誰,以什麼樣的標準決定追訴到哪裡,就不可能不帶來政治衝擊。有可能訂定出一套沒有政治立場疑義的公平標準、公平程序嗎?很難吧!
我們都知道台灣議長選舉賄選很嚴重.我們也知道,很多地方議會幾乎半數以上都收錢.所以這句話也可以改幾個字,也可以適用在賄選上
如果檢察官就是一律起訴,一律追究,還會引發嚴重的政治後遺症。正因為牽涉議員人數那麼多,那麼先起訴誰、後起訴誰,以什麼樣的標準決定追訴到哪裡,就不可能不帶來政治衝擊。有可能訂定出一套沒有政治立場疑義的公平標準、公平程序嗎?很難吧!

所以囉,照楊照的邏輯台灣關在監牢裡那些貪污的公務員,警察,賄選被判刑的議員,都應該放出來了.藥價黑洞不要辦了,地方工程問題也應該跳過,內線交易也不用抓了,因為楊照說的'法不責眾'
馬英九是不是貪污我不知道,不過急於護馬的楊照,所創造的邏輯,真的可以誕生一個貪污共和國了.別忘了,那個系統性,集體性的貪污,不是牽涉人數廣大,不是變成一種'潛規則'.如果覺得規則不合理,請由國會改規則.如果覺得情有可原,可由法官宣告緩刑或判無罪,可以由總統大赦.檢察官沒有權力'自己去判斷'法不責眾'.不然,辦案要不要先做抽樣調查,看看違法的人有沒有多過一個比例再決定要不要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